2009-05-10(Sun)

高校生的膽小英雄 番外篇

番外
面對討好的微笑,在被兩人的激情弄亂的床上,凱從身後擁抱著施衛,並以輕松的語氣說:

  “衛,你生日想要什么禮物?”

  “沒什么特別想要的東西。”他毫不猶豫地回答。

  “你再仔細想想嘛!”

  凱將頭倚在施衛的頸項輕柔磨蹭,撒嬌的說道。

  生日?

  “咦,我的生日要到了嗎?”

  “對呀,你自己忘了?”

  “嗯......”

  施衛陷入沉思。

  “想要什么東西?”凱溫柔地追問。

  老實說,自從來到英國留學後,他幾乎沒好好過過生日,所以像這樣被正經地問起,他反倒不知怎么回應?

  說到生日禮物啊......

  他現在想要的事道地的中國菜耶,很久沒吃了嘛!

  施衛並沒注意到,這願望果然像是他會許的,完全符合他把吃飯、睡覺放在第一位的人生準則。

  但如果跟凱提出這個要求似乎有些強人所難,因為要做出正統中國菜的第一要件,就是材料必須先從中國運來。

  看凱一臉期盼自己回答的模樣,施衛覺得如果跟他要了比登天還難的東西,凱可能會因為無法達成而抑鬱好些日子。

  為了避免這個自己不想見到的結果,施衛開始傷起腦筋。

  想了又想之後,答案是——“嗯......讓我好好休息一個月如何?”

  “休......息?”

  “就是晚上讓我好好睡,不要做......呃,做愛。”

  “什么!”凱震驚地瞪大雙眼。

  “是你自己問我要什么禮物的耶!”施衛聳聳肩,下床在一團亂中找到自己的襯衫和長褲套了上去。

  “可是一個月......衛,這也未免太殘忍。”

  “啊?”

  他其實沒說得很認真,但正好轉過頭來,卻發現凱一臉好似世界末日到來的凄苦模樣。

  “拜托嘛!一個月真的太久了。”真心想給施衛一個他渴求的禮物,凱死都想不到施衛會做出這樣要求。“我沒辦法忍受......”

  心煩地抓抓頭,施衛本想告訴他,自己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已,誰叫他要問得一臉認真。

  念頭一轉,想到下個月的一場大賽,如果能暫時把體力省下來全神貫注在賽事上,似乎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不過一個月也有點久啦,連他自己都沒法忍受一個月不跟凱抱在一起。

  不過這都要怪凱害他養成習慣了。

  “不然......”施衛思考一下,“改成半個月。”

  “那有十五天耶!”凱又是等不到他說完就強力反對,“要我十五天都不碰你,衛,你想我可能做得到嗎?”

  凱苦苦哀求的凄楚神情看起來很令人心疼,那種生來就曉得如何影響他人情緒的本能此刻正發揮著影響力。

  “好吧,那一個星期總做得到吧?”

  忍不住在心底嘆口氣,施衛實在想不通自己為什么總拗不過凱。

  “可是不只我,連你都要忍耐,這不是很不好嗎?”

  原本想要說凱要是繼續懇求,他可以考慮把期限縮短到五天。

  “我的問題用不著你來擔心。”

  哪曉得凱這家夥......

  有時還真是狗嘴裏吐不出象牙!

  “時間就從我生日的那天開始算起,整個星期都不能碰我,就這樣!”

  施衛生日當天——

  “咦,這是什么?”

  凱笑瞇瞇地,硬是將手中一封飄著淡淡香味的信封塞到施衛手中。

  “你拿去看就知道了。”

  “什么東西啦?”

  “拆開來看嘛!”

  施衛滿臉困惑地點點頭,用拆信刀拆開信封,從中抽出一張邊緣燙金的高雅信紙。

  紙上寫滿了“我愛你”三個中國字。

  渾身一顫,施衛不由得反射性地想將手中飄著淡淡香味的紙張撕碎,好毀掉這讓他覺得可恥到雙頰發燙的信物,但動作卻被凱那副分明就是故意擺出來讓他看得難過模樣影響而停下來。

  “衛。”

  真可惡。

  凱最清楚自己對他那種表情沒輒,卻總是在他要發怒的千鈞一發之際使出這個手段,實在太過狡猾了。

  然而,明明就曉得這全是在凱的算計之內,他卻還是乖乖第照著凱的計劃走而無法拒絕。

  “衛,你不喜歡嗎?”凱可憐兮兮地問。

  “廢話。”雖很想把這張紙揉一揉扔掉,但在凱的注視下,他只有佯裝不在異地放在桌上。“那到底是什么東西啊?”

  “生日信箋啊!”

  那種東西與其叫生日信箋,不如叫情書吧!

  不知該說什么地瞅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凱,施衛大大地嘆口氣。

  那張“生日信箋”當然只是附贈的禮物,凱真正送給施衛的禮物是一只個星期好好休息,但——

  凱才三天沒對他毛手毛腳而已,他居然就覺得腦子跟身體都很不對勁。

  施衛不曉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大白天的,居然滿腦子都在想著這個問題。

  無論如何,他都要趁這次的機會扳回一城。

  “我改變心意了!”

  “衛?”

  “我要換生日禮物。”

  “好啊!”以為施衛終於想到可以讓他好好表現誠意的方式,凱開始摩拳擦掌起來,“那你想要什么?”

  要什么都不成問題,就算施衛說想要一座蓋在倫敦市內的足球場,他也有經濟能力為他買下。

  “我要......”

  本想大聲說出口,但話到嘴邊,施衛不由自主地又把話吞回去。

  “什么?”

  “我要......呃,那個啦!”

  “什么嘛,衛,只要你開口,我一定幫你辦到。”

  聽凱說得這么信誓旦旦,施衛反而更加說不出口。

  凱是真心想討好他,但絕對想象不到他會提出這種要求吧?碰上這種事,即使對象是自己,凱應該多少還是會有些排斥。

  “總之,要反、反過來。”

  “反過來?”頓了下,施衛語焉不詳的發言讓凱不禁反問:“什么反過來?”

  “在、在床上啦!”

  凱一臉恍然大悟,”衛,你的意思是你想抱我嗎?”

  他的腦筋果然轉得很快。

  臉已經紅得像煮熟的螃蟹般,頗為吞吞吐吐才勉強把答案道出:“對、對啦!”為了掩飾快要浮現的羞恥之色,施衛故意粗聲粗氣地加上一句:“不行嗎?”

  “好啊!”

  施衛還以為凱多少會有點反感,誰知凱卻顯得相當愉悅。

  對凱來說,擁抱這種行為已經在和施衛交往中多了一層感情上意義;每一次,當他緊緊將施衛摟在懷裏時,都是在傳達他對施衛的感情。

  施衛會想要抱他,他可是求之不得呢!

  看到凱毫不遲疑地點頭,施衛想要把話吞回去已來不及了。

  覆水難收——

  就算腦子裏有千萬個後悔,到這般田地,他也不得不親身體會到這句成語的真正涵意。

  而當“預定中的受方”先洗過一個刻意將全身弄得幹幹凈凈的澡,一臉期待地躺在床上等候時;“預定中的攻方”卻扭捏不前,一個澡泡了老半天,像在浴缸裏生了根似的。

  結果是——

  “嗚——我放棄了啦!”

  挫折感讓施衛忍不住沮喪地垂下雙肩、低下頭,全身赤裸趴在凱的身上感覺丟臉的說。

  他本來是真的打算這么做,可是已經習慣被凱緊緊抱住的身體,就是不爭氣地想感受凱的熱氣。

  當哪一方凱都能樂在其中,但他卻發現施衛等會兒就會下床穿衣服的機率頗大。

  為了在痛苦地忍住欲望三天後,好好跟施衛溫存,凱絕不讓這已到手的經會溜走。

  眼見機不可失,凱索性反手抱住還處在挫敗感中的施衛,在他訝異的注視下,鎖住他因驚訝而張開的嘴。

  再來,狀況當然是不用說啦!

  隔天,施衛收到另一向真正稱得上是生日禮物的東西——

  特別訂做的鑲鑽AURORA白金鋼筆。

  施衛拿在手中書寫時,發現這枝筆簡直像是特意為自己量身打造,拿在手中的感覺適切地令人驚奇。

題目 : BL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最新文章
Katekyo
類別
ウェブカレ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最新留言
FC2計數器
骸大人...
Claymore
クレイモア【CLAYMORE】~銀眼の魔女~バナー01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骸様検定!
国産小麦シリーズ
ClustrMap
在線
自我介紹

takaya

Author:takaya
New blog: FC2
Old blog: Yahoo Blog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