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5(Thu)

駭客禦宅族VS董事長 by 某黑

好好笑
《駭客禦宅族VS董事長》作者:某黑
“HELLO,雖然你換了電腦,但我還是進來了\( ^▽^ )/” ,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沒時間跟你玩,快從我的電腦裡滾出去”火大的男人狠擊鍵盤,已經連續換了3個電腦,也做了比之前更厲害地防範措施,還是被不停地入侵。
這個惡夢從上個星期開始,仍然在加班的耿明威正趕看最後一份報表,突然電腦不受他的控制,自動跳出一塊白板:“終於抓到一個肉雞( ^___^ )y”。
耿明威雖然不是很懂電腦,但對於電腦安全系統的重要性還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也請了公司技術部人員為筆記型電腦作特別防護,但這種情況,怎麼都是被人侵入系統。耿明威明白事情的嚴重性,當即拔去網線。
看完報表再回到家已經很晚,但因為剛剛被人惡意入侵,讓他沒有辦法在網上尋找一些必要資料,這事只搬放回家幹。
事實證明耿明威想的太簡單了,剛打開電腦,沒流覽幾分鐘資料,電腦又自動跳出白色視窗:“(>_<)}},好不容易進來的,就這麼無情地切斷,也太冷淡了吧!”一行超大字顯示在白色視窗上。

耿明威心裡已經在打算明天解雇公司聘用的電子技術部人員,號稱是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竟然讓他的電腦被人一再的侵入。
“不要再關電腦啦( ^︿^ ),聊一會兒吧,反正你就算關了,下次再開電腦只要連上網我還是一樣能控制你((o(^_ ^)o))”
耿明威在第二天真的解雇了那位幫他的電腦做防範措施的員工,下午就有了最新的替補人選,而這位替補人選的第一道面試題就是為他的電腦做好安全措施,要求是滴水不漏。
只是………………..
“(.Q.)今天進來花了一些時間,竟然把我原來的侵入程式給刪了,好過分( /。\ )”
於是新進的員工第二天迅速的離開了這份高薪職位。
…………………………………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耿明威終於怒由心生,詛咒這個三番兩次侵入他電腦的傢伙。安全措施不行,反侵入也不行,更絕的是在不停的換人中連這傢伙的手法也變得越來越難捉摸,現在乾脆有人跟他說:“您還是另請高明吧!”
“(~^O^~)你終於說話了,我還以為你不會打字呢!”
“我警告你,我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目的,惡意侵入他人電腦侵犯他人隱私,這是犯罪,別讓我抓到你,否則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耿明威熟練地敲擊鍵盤,已經為這個傢伙準備了十幾套酷刑,他就不信他這個黑白兩道通吃的人會被這個連臉都不敢露的傢伙給逼的死死的。
“你是擔心你電腦裡的那些檔嗎?放心吧,我不會看的,我是很有職業道德的駭客( ∪.∪ )...”
“既然不看檔,就給我消失,人渣”即使在盛怒的情況下,耿明威仍然慎重用詞,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要維護自己的面子,甚至是入侵他電腦的駭客。
“(。^。)好不容易進來的,就聊聊天嘛”
“沒什麼好聊的,給我滾”
“((o(^_ ^)o))你的電腦很有挑戰性哦,天天都有不同的花樣,可惜那些花招都太嫩”
“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需要浪費這些多餘的支出”耿明威咬牙切齒。 5olR6j$X0
“啊,我很榮幸成為你的累贅*\( ^ v ^ )/*,我以後還會繼續成為你的累贅p( ^ O ^ )q,加油!!” :s1NG?.
“給我滾~~~~~~”耿明威胡亂的遊移滑鼠,可是整個螢幕只有白色板面是剩下給他打字用的。
“嗯嗯,馬上走了,看你今天火氣挺大,明天再來,BYE( *^_^* )”
“別給我來了,可惡~~~”耿明威大力的和上手提電腦「我就不信我抓不到你」,耿明威粗暴地解開束縛自己的衣扣,拿起手機,播了一個他根本這輩子沒再想過會打第二次的電話。
“HELLO,HONEY,真沒想到你會給我打電話”興奮到令耿明威毛骨悚然的聲音出現,耿明威突然有些後悔,比起被不知名駭客騷擾,比被這個人騷擾更噁心。耿明威毅然決然地準備再等一段時間,現在求救還太早。
………………………………………..

駭客BBS――駭客人生版,這是集結了全世界駭客愛好者們的BBS
XX年XX月07日AM 1:23分 Black O:
“今天又成功侵入一台電腦,只不過這台電腦的主人與之前侵入的是同一個人,這個星期似乎與此人特別有緣,不過電腦的主人很生氣(ˉ^ˉ ),這也是沒辦法的,誰叫安全措施那麼差也敢出來賣弄(ˇ︿ˇ)。以後還會密切跟蹤,這就是今天的成果報告。”

XX年XX月07日AM 1:26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臭小子,這麼囂張,不要陰溝裡翻船”。
XX年XX月07日AM 1:27分 回復者MQ:
“盯著同一人上可不是好現象,做我們這行的得著好處就換家吧”。
XX年XX月07日AM 1:30分 回復者Black O:
“臭小子抬舉我了,不當小子好多年o -_-)=○)°O°),睡了”。
這是一個不通過特殊手段就上不了的BBS,但人數的龐大超過創建者預計,全世界竟有這麼多同業愛好者,也是出乎意料之外。
…………………………………………….
“你可以離開公司了”耿明威毫不留情的對著一四眼小夥子下最後通牒。
“哎~~~為什麼,我不是昨天才上班!?”四眼小夥子不解。
“沒看本公司的招聘資訊上都寫的什麼嘛,你可以走了”耿明威按下了保安室的通話機。
至此,這位四眼小夥子始終沒有明白這離職的理由,這個他夢想了好多年的公司竟然只呆了一天………….

“HI,又見面了\( ^▽^ )/”
耿明威的額頭上暴起一條青筋,手重重的敲打在鍵盤上“不要妨礙我工作……”
“啊,工作中的人真可怕(x___x),那待會再來打擾你”
「明明用原來的電腦做了晃子,用新電腦完成辦工,那傢伙怎麼還是照樣侵入……」耿明威顯出無力感,那傢伙到底是誰,他雇用的人沒有一個能阻止那傢伙的?偏偏他能想到阻止那傢伙的人都是比起那傢伙更不想看到的人,簡直是對他的精神折磨。
……………………………
駭客BBS――駭客人生版,這是集結了全世界駭客愛好者們的BBS
XX年XX月11日AM 12:10分 MajorCloud:
“嘔~~,同僚們,今天不幸侵入一台電腦,300G的硬碟都是影片,我好奇隨便點了幾部,竟然都是2個男人在做愛,我不行了……..同僚們,胃部翻騰,今天報告就到這裡!”
XX年XX月11日AM 12:12分 回復者JoyToy:
“SEX,SEX~~~MAN’S SEX”。
XX年XX月11日AM 12:14分 回復者CuteTom:
“電腦的擁有者是個Gay?”。
XX年XX月11日AM 12:15分 回復者MonterLand:
“GAY?”
XX年XX月11日AM 12:16分 回復者Black O:
“歧視?GAY!?”。
“XX年XX月11日AM 12:16分 回復者AiYa:
“不會不會,我最喜歡GAY^0^,另外我也要報告,今天侵入一台電腦,竟然是陣列式磁磁,大大小小2000G都不止,但裡面竟然什麼都沒有,查了一下物理配置,每種硬碟的型號品牌都不一樣,可怕!!!!!”。
XX年XX月11日AM 12:18分 回復者Black O:
“硬碟OTAKU?”
…………………………………………………….. ;
“Hello,工作完成了嗎?\( ^▽^ )/”
剛剛完成工作的耿明威正準備關電腦,就被控制住了:“幹什麼”當然耿明威可以選擇直接關機,不過不想這麼做,準備看看那個傢伙到底準備幹什麼。
“(>_<)}}和你聊聊天”
“聊天有很多方式,如果你真要聊我可以給你機會跟我聊天,我是這種變態的方式是我最討厭的”
“我喜歡!!”
“你是誰派來的間諜,想知道公司的什麼秘密!?”耿明威不管如何預想,也只能猜測對方是某個公司派來專門想偷取機密的人物。
“啊,原來你還大有來頭!!(;°○° )”
“少給我裝傻了,快說”
“哈哈,我只是個駭客(((^^)(^^)))”
耿明威覺得跟對方說話簡直是浪費他的時間與腦力:“我要休息了”。
“那好,休息吧,不過可以問問怎麼叫你嗎?我覺得我們以後聊天的機會還有很多,連名字都不知道的話會很失禮!!”
“你侵入他人電腦就不失禮嗎?”
“我是Black O,你可以叫我BO,你呢?”
“Aaron”
“那明天見,GOOD Night,Aaron( ^___^ )y”
……………………………………….
“XX年XX月11日AM 12:55分 "
回復者Black O:
“已經連續2個星期侵入同一擁有者的電腦,並且還不停的聊天,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底細,很微妙,喜歡這種感覺!!”
“XX年XX月11日AM 12:56分 回復者MQ:
“你中毒了,需要醫治”
“XX年XX月11日AM 12:56分 回復者Black O:
“我是駭客OTAKU,治不好了……”
……………………………………………………
“你今天好早回來啊,真難得( ⊙ o ⊙ )”

耿明威一打開電腦,對方就連上了線,如果是之前絕對會發火,不過現在已經習以為常了:“你是不是一天到晚守著電腦沒事幹……..”
“我是駭客禦宅族啊(*^﹏^*)”
“禦宅?”對於耿明威來說這絕對是個新名詞。
“就是對某種東西狂熱到一個極端的意思( @o@ )||||,不過為了氣派一些,我把它改為駭客禦宅,不錯吧( ^___^ )”
“管它什麼宅不宅的,你能不能不打表情,看的我心煩”
“不行,它能代表我的心情(~^O^~),對了,還沒回答我今天怎麼那麼早!!”
“這是我的行動自由,沒必要跟你說”
“o(?"?)o都這麼熟了還不告訴我,好吧,我走了….BYE(;°○° )”
耿明威很快又拿回來主動控制權,心裡反而有些不自在:
「反常,絕對反常,平時會東扯西扯一大堆的傢伙,今天竟然只說了幾句就走了,太反常了」
「????我幹嗎想這亂七八糟的事?一定是最近疲勞轟炸累了,需要提早休息…….」
耿明威關上電腦,躺下,在床上反復的翻動,隨後猛地坐起:“SHIT,睡不著”「那傢伙憑什麼不甩我,竟然沒等我趕自動下線,SHIT」耿明威正為此事糾結中。
……………………………………………
駭客BBS――駭客人生版,這是集結了全世界駭客愛好者們的BBS
XX年XX月31日AM 10:05分 Black O: _
“哎~~好難打交道……今天又想往常一樣進入“Aaron”的電腦,與不同世界的人交談真是難( -__- )b ,挫敗感~~,我要反省去,今天的報告完畢。”
XX年XX月11日AM 10:09分 回復者MontherLand:
“要有禦宅的自覺>.<|||”
XX年XX月11日AM 10:10分 回復者BeastFlame:
“說什麼呢,要有信心,我支持你”
XX年XX月11日AM 10:11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像我們這樣的根本就是見光死,Give UP”
XX年XX月11日AM 10:11分 回復者AiYA:
“討厭,我就很受歡迎嘛,不是誰都跟你CC一樣的o(‵′)OOO”
XX年XX月11日AM 10:11分 回復者LuckY:
“老兄,我挺你,有膽與被侵入者聊天”
XX年XX月11日AM 10:12分 回復者MajorCloud:
“BO,不是吧!!有失落感,是我的錯覺嗎?”
XX年XX月11日AM 10:13分 回復者MQ:
“不懂~~反省去吧!我覺得你需要醫治!”
………………………………………
“\ ( >O< ) /” “( -__- )b ” “m(-_-) m” “(‘‘)(’’)”
“………………..” “不理我” “很鬱悶” “不要不理我啊,說句話吧!!”
耿明威冷冷地看著電腦螢幕,昨天想了一個晚上,決定徹底杜絕這個傢伙,既然沒有辦法走技術路線,通過一個月的接觸也大致摸透了一點對方的心理,讓他自己去講個高興吧,無聊了就會自己走了,不用擔心他會不會破壞自己的電腦,因為那傢伙不會。
“真的不理我呀?z( U__U )z”

“好吧!( *>.<* ) ~@,我走了”
耿明威看著恢復原樣的電腦,露出笑容「哼,在這樣堅持幾天,就能徹底解決掉麻煩了,總算放下個大包袱」,舒服地朝床上倒去,準備高興一下:“可惡,怎麼高興不起來”耿明威暗罵。
…………………………………………..
駭客BBS――駭客人生版,這是集結了全世界駭客愛好者們的BBS
XX年XX月01日AM 12:05分 Black O: 
“哎~~失敗”
XX年XX月01日AM 12:05分 回復者Iisland:
“沒了???????????”
XX年XX月01日AM 12:05分 回復者ruking:
“微妙!”
XX年XX月01日AM 12:06分 回復者MQ:
“是非常微妙!”
XX年XX月01日AM 12:07分 回復者AiYA:
“奇妙~~~難道~~~難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傳說中的……”

XX年XX月01日AM 12:09分 回復者MarjoyCloud:
“傳說中的什麼?”
.
XX年XX月01日AM 12:09分 回復者:MotherLand
“同好奇~~”
XX年XX月01日AM 12:10分 回復者AiYA:
“呵呵呵呵,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呵呵呵呵呵呵”

XX年XX月01日AM 12:12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哼,女人就是這樣”
XX年XX月01日AM 12:13分 回復者AiYA:
“嘿嘿,你這個臭沙男也就這樣而已(.Q.)”
XX年XX月01日AM 12:15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好男不跟女鬥”

XX年XX月01日AM 12:16分 回復者AiYA:
“好女不跟豆渣計較”
“……………………………….”
一個版面只剩下AiYA與Client Chicken在互相攻擊,其餘人也懶的參與。
………………………………………………
公司整個網路系統遭人入侵,被迫停滯上午的工作,待技術人員及時搶救。耿明威第一個想到的是便是那傢伙,這幾天都無視那傢伙,「難道是BO的報復?」但也不排除其他。
技術部人員將這次的大程度入侵事件作了報告遞交給耿明威,耿明威微微翻了幾頁,吩咐幾個人可以離開了。
這次的事件絕對不是巧合,而是預謀,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一定有原因,這麼做的傢伙一定會有行動,看他玩什麼把戲,耿明威決定靜觀其變。

事情不出耿明威所料,他們的最新工程開發資料被人竊取,甚至按照他們的全部計畫提前推出市場,公司裡關於這個CASE的計畫全部被打亂。
「還是想要竊取公司資料………」耿明威並沒有顯示出慌亂或暴跳如雷,靜靜地站立落地窗前,享受高樓向下俯視出現的渺小,這筆賬他將十筆奉還。
……………………………………………
“o(?"?)o今天還是不打算理我嗎?” 
“( 9__6 )我就知道,BYE” 
“你的目的達到了”耿明威穩健地敲打鍵盤。
“啊,你終於理我了!!( # ^.^ # )”
“你就是用這種手法逼我嗎!?”
“?????死纏爛打嗎?(.m.)”
“少裝傻,別說不知道我們公司資料的事”耿明威鍵盤越敲越快。
“你們公司?怎麼了?”
“還在裝,你是集耀集團的人吧”
“啊?( - __ - )y--~”
“敢做不敢認?”
“不是……,我是很想去那種大公司,可那種大公司不會要我啊( +_+ )”
“SHIT”
“…….別急啊,你總要讓我瞭解事情吧” ;
“事情就是你侵入我公司系統竊取我公司工程資料,對我公司造成直接損失”
“…………………”
“怎麼,說中了?”
“我想你明白一點,我是駭客,不是駭客,那種事我不會去做”
“不要跟我說這些,你侵入我的電腦這是事實,還想對自己所做的事狡辯嗎?”
“好,我不狡辯,但我會證明,我可以幫證明我自己是清白的”
“怎麼證明?”
“你只要明天去公司想往常一樣就行”
“還想再偷一次嗎?”
“我說了不是我(#‵′)凸,不管怎麼樣,我會用我駭客的生涯來賭,如果明天不能證明我自己,我就消失σ(‥)”
“OK”
……………………………………………………
駭客BBS――駭客人生版,這是集結了全世界駭客愛好者們的BBS m
XX年XX月08日AM 12:25分 Black O:
“我打了個很大的賭……要是失敗就不能和他聊天了………”
XX年XX月08日AM 12:26分 回復者MQ:
“早點脫身,不管賭什麼,快輸掉吧”
XX年XX月08日AM 12:26分 回復者AiYA:
“BO的心情很複雜,我能體諒”
XX年XX月08日AM 12:27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去,小妮子能體諒什麼,這是男人的事”
XX年XX月08日AM 12:28分 回復者CuteTom:
“My GOD,纖細的心靈”
XX年XX月08日AM 12:29分 回復者MotherLand:
“我怎麼覺得有點怪?”
XX年XX月08日AM 12:29分 回復者MajorCloud: ^T3I/x}~
“BO,我最近被薰陶了很久,你不會是………”
XX年XX月08日AM 12:30分 回復者AiYA:
“是啊是啊,肯定是……….”
XX年XX月08日AM 12:31分 回復者MQ: (uMDPsH$
“到底是什麼”
……………………………………………………
耿明威開著自己的電腦一直等到1:30,那家仍夥沒有上來「虧我還期待那傢伙」。

出了會議室,耿明威一頭鑽進辦公室,把文件隨意扔在桌上倒向一旁的沙發,關於這項工程最後的交標時間只剩幾天,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無法上告集耀集團竊取商業機密,延長交案時間對公司信譽造成巨大影響,現在除了改案之外,也派出了人手去徹底清查這件事。
昨天等到3點多,BO沒有出現,害得他今天也沒睡好。
放在桌上的筆記型電腦“叮”的一聲響起,耿明威立刻從沙發上站起,走到筆記型電腦前查看。
白板+大黑字,BO來了。
“( ̄3 ̄)aHI,我已經把你們公司被侵入的記錄都放在了C盤根目錄下了,還有我自己做的侵入演示,別在說是我幹的咯,就這樣,我撐不住了,去睡了,BYE≡(▔﹏▔)≡”
還沒等耿明威開口,這傢伙就放開了電腦。
「怎麼閃那麼快~~~」打開BO放在他盤下的文件,細細流覽一遍,果然不出所料,這下就有了確實的證據在手。
耿明威將一切佈置妥當,即刻召開高層會議。
…………………………………………………
這幾天BO都沒有來找他,第二天舉行了轟動全城的新聞發佈會,不但爆出商業案醜聞,連集團內部的性醜聞等一併爆出,暫態讓集耀集團身敗名裂,並趁此機會收購集耀股份,只是短短時日,集耀已不復存在。
耿明威舒服地背靠老闆椅「跟我鬥,你吃我的馬,我就將你的軍」,耿明威站起身俯視對面的比他所處大廈矮上一半的小樓,原來覺得礙眼,現在心情舒暢。 *K]P%%B
回過身,又看到擺在沙發上的電腦「那傢伙這麼多天了,連個影子都沒見到,怎麼不上來了」
…………………………………………………
耿明威去完一個大型宴會,回到家中梳洗一番後,腰上圍著一條布巾踏出浴室,打開電腦,那傢伙終於上來了。
“╯﹏╰我來了//(ㄒoㄒ)//”
“今天很不精神嘛,怎麼樣,看這幾天新聞了沒有”
“你利用我嘛,害我一天都沒合眼O__O”
“那說明你技術厲害,並且我相信你的能力”在這次的商業竊取案上,耿明威分析絕對是公司內部出了奸細,而且不是一個,而是一組,隨後利用BO幫助自己查找公司內部的間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對於BO的信任已超過耿明威自己的想像。
“你是開心了,我就慘了,被炒魷魚也就算了還被老闆狠屑一頓,簡直倒楣到極點╰_╯”
“沒了再找”
“你說的輕巧,現在工作哪有這麼好找,更何況我還沒學歷,後悔(ˋ︿ˊ)#”
“OK,我負責,來我公司上班”
“啊!?⊙﹏⊙∥∣°”
“我們公司正好缺安全顧問”
“=@~@=我不去”
“為什麼?”
“見了面就沒神秘感了,我不去( ̄▽ ̄)~*”
“那我隨便你,神秘感不能當飯吃”
“我們有代溝,你是不會瞭解我怎麼想的,我也不會瞭解你是怎麼想的ˋ(′~‵)ˊ”
“搞清楚啊,進入我的電腦的是你不是我,跟我談代溝問題,總之我電話給你,要工作就打這個,不要一個星期後算你自動棄權。”“XXXXXXXXX(電話號碼)”。
“我走了………”
“喂……….”
「這傢伙別人擠破頭也進不來這公司,給他進他還給我擺架子」耿明威憋著悶氣關上電腦,「SHIT!SHIT!他不來做管我什麼事,我生的什麼氣。」
………………………………………………
駭客BBS――駭客人生版,這是集結了全世界駭客愛好者們的BBS
XX年XX月14日AM 11:50分 Black O:
“今天Aaron說讓我去他們公司做,我沒敢答應,我怕…….幻想破滅”
XX年XX月14日AM 11:51分回復者MontherLand:
“OTAKU的悲哀啊,兄弟”
XX年XX月14日AM 11:52分 回復者JoyToy:
“OH NO,OTAKU’s member,don’t leave us,you’re very important”
XX年XX月14日AM 11:52分 回復者AiYA:
“出現了,AiYA正在興奮,我的血正在沸騰,上啊,BO,我全力支持你,你們一定會有結果的‵(+﹏+)′,一定會有的”
XX年XX月14日AM 11:53分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小女人又在瞎興奮了”
XX年XX月14日AM 11:54分 回復者MajorCloud:
“我…….站在男人的立場…….是想拉BO兄一把的,但是要是BO兄真的要去,我MC也是執意支持你的,好兄弟(+﹏+)”
XX年XX月14日AM 12:55分 回復者CuteTom: d2U>% RJc
“我也許大概能知道一點情況………”
XX年XX月14日AM 12:55分 回復者MQ:
“BO,我不攔你,但是你要想清楚”
XX年XX月14日AM 12:56分 回復者Ruking:
“沒想到………駭客也像你這樣做的這麼偉大…..感動”
XX年XX月14日AM 12:57分 回復者LuckY:
“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哎,自己把握吧!!”
XX年XX月14日AM 12:58分 回復者Black O: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啊,我不在的什麼你們都想到什麼了啊……..”
………………………………………………………………
“喂,最後一天了,你到底要不要這個職位”耿明威的耐性快要被磨光了,沒見過應聘還要他這個做總裁的三請四請的人。
“>ω<我想還是算了”
“什麼算了?你讓我公司損失了時間、人力、金錢、物業等等等等各種費用,才把你一個星期你的位置空下來,你竟然跟我說你不幹”
“≧︿≦我還是不行,對不起”
“對不起就行了?對不起我的損失就陪了?”
“≧﹏≦那你說怎麼辦呢?”
“我給你個機會,明天我們公司有個大型的招聘活動,會有幾千個人參加,選中與選不中的機率是一半一半,當然我不會參與現場招聘,你必須來,要是不來……哼哼哼”
“可是,我”
“我什麼我,明天給我來”
“//(ㄒoㄒ)//可是我是駭客啊,應該是我威脅你哎~~~~~”
“你說什麼?”
“我先走了{{{(>_<)}}}”
“別以為我不認識你就抱有僥倖心理,我心裡可都記著一筆賬” x%^
“BYEBYE{{{(>_<)}}}”
耿明威悠閒地盯著屏顯上的藍天白雲,「這小子還想威脅我,就等著自投羅網吧」
……………………………………….
駭客BBS――駭客人生版,這是集結了全世界駭客愛好者們的BBS
XX年XX月21日AM 10:15分 Black O: 
“Aaron他他他…..
他竟然要我去他們的公司招聘會,不去的話他說會對我不客氣﹌○﹋,他知道我的身份後…..會不會把我送上法院啊……{{{(>_<)}}},我該怎麼辦⊙﹏⊙∥∣。” 
XX年XX月21日AM 10:17分 回復者CuteTom: 
“不要猶豫了,不會有事的,光明的前途在等著你”

XX年XX月21日AM 10:18分回復者Iisland: 
“別的沒什麼,記得穿好點,別丟了面子~~” 
XX年XX月21日AM 10:19分 回復者JoyToy:
“OH NO,I Don’t Believe it,you’ll become elite,I’m envious of you0。0” 
XX年XX月21日AM 10:20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怕他什麼,你這個駭客也白當了,沒膽量” 
XX年XX月21日AM 10:21分 回復者AiYA:
“CC,你就別嫉妒人家了,你自己還不是這樣,BO,不用怕,我可以保證Aaron不會欺負你的,我以我女人的直覺保證,放心的去吧,你會有幸福地未來的!!*^◎^*” _
XX年XX月21日AM 10:22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我要嫉妒他?你有沒有搞錯,我有身價,有地位,我會嫉妒BO這個OTAKU?”
XX年XX月21日AM 10:23分 回復者AiYA:
“OTAKU怎麼了?OTAKU不是人啊,誰知道你怎麼樣啊,閃一邊去,沙文男,我全力支持BO你去,如果不去的話會變成你人生最後悔的事哦,去吧,去吧!!^o^y”
XX年XX月21日AM 10:24分 回復者MajorCloud:
“也許……也許…….其實是那個Aaron對BO有點那個那個……..”
XX年XX月21日AM 10:25分 回復者LuckY:
“真的是那個那個那個啊……..抖~~”
XX年XX月21日AM 10:26分 回復者MontherLand:
“OTAKU準備變身Elite,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XX年XX月21日AM 10:27分 回復者Ruking:
“我一直在納悶……..為什麼BO這個侵入者能與Aaron這個被侵入者的關係會變得那麼奇怪?難道說駭客與受害者的關係真的能從此改變!?真是奇跡啊~~~~!!”
XX年XX月21日AM 10:29分 回復者MQ:
“BO,其他的做兄弟的也不多說了,如果真是那樣,也許會幸福的,去吧,兄弟(哭)”
XX年XX月21日AM 10:30分 回復者Black O:
“為什麼大家說的東西我越來越看不懂了,我去和我幸福有什麼關係啊?我現在問的是我的人身安危啊~~~~~(*+﹏+*)~ @”
……………………………………………………
招聘會如期召開,門庭若市,來應聘者超過預期,但井然有序,並沒有出現什麼大的差錯。本來這樣的招聘會耿明威是不用特意關心的,不過這次耿明威親自在監控室中監控大局,讓監控室組長虛驚一場,以為是自己辦事不利即將被炒魷魚。監控室內的螢幕拍攝著場內的各個角落,無一遺漏,更對幾個稍大的諮詢室做嚴格監控。
耿明威看著螢幕中的攢動的人群,直搖頭,那傢伙並沒有來,「要是不來你就死定了」,耿明威心裡惡狠狠地想著。
一直到招聘會快結束,那傢伙都沒有出現,為什麼會知道BO有沒有出現,那太簡單了,這次的招聘會,安全顧問這個職位並沒有納入招聘範圍,如果有人應聘安全顧問,那個人必定是BO,這些耿明威早都安排好了。

招聘會結束,人始終沒有出現,耿明威回到辦公室,煩躁的敲打桌子「這傢伙竟然真敢蔑視我的威信,你小子慘了。
…………………………………………………..
“(*>.<*)~ @我來了……..今天人好多啊,我都快被擠扁了”
“吹什麼牛,根本沒來”
“(⊙o⊙)我來了~~~”
“沒來”
“O_o真的來了,你冤枉我”
“證據呢?”
“我今天去應聘了個職位,是可以查到的ˋ_ˊ*”
“叫什麼?”
“不告訴你,你自己去查ˋ︿ˊ”
“SHIT,這麼多人你叫我一個一個去查”
“你查不到我就是你的事了ˋ﹏ˊ,我這麼辛苦才混進去的,你還冤枉我,我走了”
“反了你……”
“我不采你了,BYE╯︿╰”
“你給我回來~~~”

BO已經擺脫了控制,「好你個BO,反過來將我的軍,看我找到你有你好看的」耿明威已經在心裡想好幾百種折磨BO的方式。
耿明威一早就吩咐下去,昨天所有招聘的人事資料一張一張地查,一個人都不許漏掉,把他心中符合的人選的資料全都集中到他的手上,由他親自審核。

人力資源部的主管很納悶,一向低學歷者都是後看,總裁這次竟然要親自審查低學歷者資料,真是猜不透。

下午,一疊資料已由秘書交由總裁,耿明威鬱悶竟然有100多人,增加他的工作量,「這筆賬也跟你個傢伙算上了」。
耿明威終於忍受著視覺污染將資料全部翻完,「矬,太矬了,這些人怎麼一個比一個矬」經過耿明威的鑒定裡面沒有一個人是BO。「騙子,看你今天晚上還有什麼話好說。」
耿明威踏出總裁辦公室,外面已是一片漆黑,他又是最後一個走的,這次完全是因為BO這個傢伙讓他白白浪費了寶貴的時間。
坐電梯下樓,跨出電梯,走向大門,這一系列的動作卻被粘在大廳中央的一張廢紙打斷,「打掃衛生的人都是幹什麼吃的」耿明威撿起廢紙就想往旁邊的垃圾箱扔,正好翻到了紙張的正面,照片上的人讓他停下動作,粗粗掃了一遍,換上一臉勝券在握表情。
----------------------------------------------------
“(0^◇^0)/Hello,Aaron,我來了”
“你來的正好,明天來公司上班”
“︽⊙_⊙︽”
“還要我再複述一遍!?”
“( ° △ °|||)︴你你你……你找到我了!?”
“嘿嘿”
“(@[]@!!)一,一,一定是假的”
耿明威撥通手機……
“喂,誰啊”電話那頭的聲音顯得病懨懨。
“你說是誰呢?小BO,喔,不,是蕭洋”
“啊?”那頭只發了個單音節字已經迅速掛上電話。
「敢掛我電話…….」
---------------------------------------------------
駭客BBS――駭客人生版,這是集結了全世界駭客愛好者們的BBS
XX年XX月23日AM 11:20分 Black O:
“大家,快快快救我~~~~,他他他~~~要我明天去報導,還給我打電話了(@口@) Σ太可怕了”
―――――――――――――――――
“BO,你給我快接電話”耿明威再次打了幾次電話,對方卻沒有接,於是在控制板上敲起字來。
BO沒有回應,而是放開了控制權。
「SHIT又來這套,你這個沒膽的傢伙」耿明威被BO這種爛性格氣到了。
―――――――――――――――――-
XX年XX月23日AM 11:22分 回復者AiYA:
“BO,這完全是緣份呆,不要拒絕,BO,你們是命中註定的^o^/”
XX年XX月23日AM 11:23分 回復者MajorCloud:
“世界上真的有緣份嗎?不過BO和Aaron的事讓人不相信都不行啊”
XX年XX月23日AM 11:24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喫,女人才相信那玩藝,尤其是不知所謂的女人”
XX年XX月23日AM 11:25分 回復者CuteTom:
“CC,你這樣說話就難聽了,有些事你必須要相信哎”
XX年XX月23日AM 11:25分 回復者LuckY:
“BO,這不算壞事,現在工作這麼難找,有人請還拒絕,擺明瞭不給面子嘛”
XX年XX月23日AM 11:26分 回復者Iisland:
“明天去吧,要把握機會,說不定從此走向康莊大道。”
XX年XX月23日AM 11:27分 回復者JoyToy:
“Fight. K.O!!
XX年XX月23日AM 11:27分 回復者MontherLand:
“事以至此,逃避是沒用的,不然你就只是個沒用的禦宅族!!”
XX年XX月23日AM 11:28分 回復者BeastFlame: g
“關注後續發展,時刻追查最新動向”
XX年XX月23日AM 11:29分 回復者Ruking:
“沒別的說,不去就別來這兒了”
XX年XX月23日AM 11:30分 回復者MQ:
“去的時候別忘記穿的體面些,別老是那邋遢樣,記得要打扮的像個白領,別老背那個沒用的黑包,知道嗎?(老淚縱橫中)”
XX年XX月23日AM 11:32分 回復者Black O:
“(>﹏<)我……我會努力試試的,可我明天到底穿什麼衣服去才好啊…….上次穿成那樣我被人直接掃地出門的 ̄□ ̄||”
――――――――――――――――――――
耿明威不停打量眼前站著的人,心裡只有一個字:「矬」經過對比,耿明威知道沒有很矬,只有更矬,耿明威毫不客氣地開口:“你穿的那麼衰還有臉來公司報導。”
蕭洋安份的站在那裡,低著頭嘴裡碎碎念:“不是你威脅我來的嘛”。

鹹菜樣的西裝,紅領巾式的領帶打結方式,稻草般的頭髮蓋著大半張臉,斜背著黑色大包看起鼓鼓囊囊,這些都可以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為什麼穿著西裝,還要穿布制跑鞋,耿明威對這樣的穿著方式忍無可忍,挑戰他審美觀念的底限。
“SHIT,是個人都該知道來公司報導的穿著禮儀,這種還要人教?”耿明威現在算了解了,在BO的面前別用那良好教養的方式,根本行不通,挑戰極限是這個傢伙最愛幹的事。
蕭洋繼續低頭著碎碎念:“這是我穿的最好的一次了!!”。

“最好?這種連狗都覺得過時的衣服是最好?”

“我…..我就是愛這麼穿,你你…你管…..管不著”

平時一天到晚以著電腦的蕭洋,鮮少與人在口頭上打交道,什麼事只敢在電腦上說,要真對上了絕對是逃的最快的那個,今天這套衣服穿了他一個多小時,竟然被Aaron說連狗都不如,蕭洋內心非常氣憤,可惜本來應該是很有氣勢的話從他口中說出來主是軟綿綿加輕飄飄,已經完全聽不到在說什麼。
“你說什麼?說響點?”耿明威只是大約聽到幾個字也知道意思,不過見到了BO,耿明威看死了這傢伙是玩不過他的。
“我……管…….”蕭洋聲音越來越輕。
“SHIT,我看不下去了,衣服穿成這樣也就算了,連話都說不了,你做人太失敗了,我要帶你去改造”耿明威沒了耐性,拽起蕭洋就往外跑。
――――――――――――――――――――――
一路上員工們目瞪口呆:“這這這……”在他們心目中總裁完美的形象一下坡滅掉不少。他們的總裁正拖著一團東西,嘴裡羅裡八索的說著話,話的內容自動在員工的心中遮罩掉。 1n15RC
――――――――――――――――――――――
“改改…..改……造什麼,我不需要改….造,我是OTAKU~~KU~~KU~~~”
蕭洋奮力抵抗,可惜身高有餘,肌肉不足,比力氣,耿明威像捉小雞般,將蕭洋扔上了車。
到了豪華的市中心,蕭洋硬是賴在車裡不肯出來,這裡他出生到現在都只是在電視看過而已,這輩子就沒想過到這裡來,這次被硬拽來,打死不能出去。

蕭洋一手拉著方向盤,一手抓著車把,像個螃蟹一樣盤踞於副駕駛座:“我…..不…..不出去!!”。
這一幕在市中心上演可算讓人看了笑話,圍觀的人也多了起來。
耿明威氣大吼:“你給我出來,別逼我動手” 「他這個大老闆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待遇」,面子上也掛不住了。
“我……不…….去”蕭洋乾脆連雙腳都用上了,開始亂踢。

耿明威最終選擇用暴力解決這件事,一記勾拳打上蕭洋的肚子,蕭洋痛的捂住肚子,被耿明威輕鬆的拉出了車。

蕭洋扭捏的跟在耿明威身後,本來幾分鐘就到的路程,被蕭洋拖得要走十幾分鐘。
耿明威沒了耐性,威脅蕭洋:“小心我讓你坐牢坐上幾十年”眼看髮型沙龍就在眼前,再加把勁就能把這傢伙拖進去了。
“就…就….算坐牢坐上……100年,我也要捍衛OTAKU…….的尊嚴”蕭洋腦子裡想的是先瀟灑的把話講完,然後將耿明威震住,最後走人,現實往往沒有那麼美好,一陣風刮過,這話最後了只有蕭洋自己聽見,可能….耿明威也聽見了。
“你已經沒有機會了”耿明威用力將蕭洋扯進了沙龍,向店員命令:“綁住他,給他剃頭。
蕭洋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已經坐在黑色的皮椅上,留了好多年的髮型掉落在地上,鏡子裡的他頭髮正在慢慢減少,蕭洋哀歎:“我的頭髮…..”。 ;
耿明威趁蕭洋做頭髮的空檔去附近的服裝店選了幾套男士西服搭配鞋子,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趕回沙龍,剛才還滿頭稻草的傢伙現在清爽很多,整張臉也現了出來。本就沒期待什麼驚豔,不過這張臉也太沒生氣了,眼睛無神,臉沒血色,眼下兩個大眼袋加黑眼圈,但鼻子和嘴唇都還算生的精緻。現在頭髮弄個短打比先前舒服不少。

耿明威把買的衣服都扔進了蕭洋的手裡:“把衣服鞋子都換了”。
“我沒錢…….”光是拿在手上的感覺蕭洋也知道這衣服值不少錢。
“換你的,又不是叫你掏錢”耿明威很鬱悶,自己到底是請人來工作的還是找了個大爺來侍候的。
蕭洋換完衣服,把鹹菜幹衣服捏在手上,耿明威一看要吐血,給他帶領帶簡直是浪費。
耿明威走上前,解開蕭洋的領帶:“看好,領帶是這麼的打的”放慢動作,為蕭洋示範正確的系領帶動作,兩人靠的很近,動作有些曖昧,一旁的女店員偷偷地笑著,表情很詭異。
“看懂了沒”耿明威完在最後工序,將蕭牙的西裝拉正。
蕭洋紅著臉搖了搖腦袋,被人靠的那麼近,尤其是那個男人還是非常出色的時候,蕭洋完全手足無措,只知道大腦的思考神經全部短路,只有眼前無限放大的超級特寫帥臉一張。
“你是豬腦啊”耿明威敲擊蕭洋的腦袋:“算了,現在總算是個人樣了,回去給我上班”
“上班?”蕭洋一根筋還沒轉過來,雖然現在是西裝筆挺,不過一臉呆樣和這套西服相配還不如那套已被扔進垃圾筒的鹹菜幹呢。
“蕭洋,我真想炒了你!!”耿明威覺得自己是否得了自虐病,竟然能忍受一個人到如此地步。
“那…..那你現在就炒了我吧!!”蕭洋這句話是第一次說的鏗鏘有力,兩眼冒光。
“行,那你把錢還了”
“什麼錢?”
“頭髮的錢,身上衣服的錢,鞋子的錢,一共5萬,零頭都去了”
“5萬?”“5萬?我不要了”蕭洋心裡顫抖著,趕緊脫身上的衣服。
“喂,你準備裸奔啊”耿明威因為開車,只能伸出一隻手去制止蕭洋的行動。
“我寧願裸奔……”蕭洋不顧耿明威的阻止脫的更勤快。
耿明威受不了這個白癡的行為,把車子停在一邊,抓住蕭洋的手脖壓在椅子上,兇悍地盯著蕭洋:“你要是再動,我就當街強姦你。”
“強姦……”蕭洋的腦海裡自動閃現女人嬌媚的呻吟,然後女人變成了自己,全身一震,兩隻無神的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耿明威,略帶哭腔“我….我是第一…..第一次”。
耿明威抓狂:“SHIT,回去給我幹活”。
“不強暴我了?”蕭洋小聲地問著,並用雙手護在自己的胸前。
耿明威重新發動車,已經無力跟蕭洋繼續解釋下去,他絕對給自己找了個超級大麻煩。蕭洋看著車窗外的風景,感慨自己的處境,心裡不斷地呐喊:“還我OTAKU的生活啊!!”
――――――――――――――――――――
XX年XX月24日AM 12:10分 Black O:
“//(ㄒoㄒ)//朋友們,今天我被Aaron蹂躪了,他還硬給我弄個新造型,說是我欠了他的錢,現在我不認識自己了(*@︿@*)﹀〒_〒”
XX年XX月24日AM 12:11分 回復者AiYA:
“蹂躪?蹂躪?難道說第一天就發生了?????啊,太美好了…….BO,感覺怎麼樣,好幸福啊,這就是情感的萌生啊!!”
XX年XX月24日AM 12:12分 回復者Black O:
“??發生了什麼?什麼情感?沒有啊,他欺負我,我感覺很悲哀>0<|||,神啊,救救我吧!”
XX年XX月24日AM 12:13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別理這女人,這女人無可救藥了,一天到晚宣傳這種東西。”
XX年XX月24日AM 12:14分 回復者MajorCloud:
“難道是Aaron對你有非分之想?”
XX年XX月24日AM 12:15分 回復者Black O:
“啊?想想想…..想什麼?…(⊙_⊙)…”
XX年XX月24日AM 12:15分 回復者MotherLand:
“想什麼還不知道?無緣無故獻殷勤,非奸即盜。”
XX年XX月24日AM 12:16分 回復者JoyToy:
“OH,NO, Hackers VS Boss,I don’t believe”
XX年XX月24日AM 12:17分 回復者CuteTom:
“你覺得他怎麼樣?討厭他嗎?”
XX年XX月24日AM 12:18分 回復者Black O:
“他很厲害,長的又帥,又有氣派,就是脾氣太壞,我不討厭他啊,但是他老欺負我,我該怎麼辦≧△≦”
XX年XX月24日AM 12:19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你還是不是駭客,轟了他的公司,把商業機密賣給其他公司,毀了他,整死他”
XX年XX月24日AM 12:21分 回復者AiYA:
“你這個討厭的男人,BO,不要聽他的,投入Aaron的懷抱吧,你們一定是前世就約定好的●▽●”

XX年XX月24日AM 12:22分回復者LuckY:
“是緣是孽,還看造化!!孽緣……..”
XX年XX月24日AM 12:23分 回復者Ruking:
“深奧,你們的發展絕對是戲劇性的”
XX年XX月24日AM 12:24分 回復者MQ:
“BO兄弟,終於…..終於有人欣賞你了嗎?終於有著落了嗎?我還以為你會一直伴著電腦直到終老呢,終於要出去了(悲喜交加)”
XX年XX月24日AM 12:25分回復者Black O:
“ ̄▽ ̄我只是想請教大家以後還怎麼過回安穩日子,為什麼大家說的話都那麼奇怪”
XX年XX月24日AM 12:35分回復者AiYA:
“對啦對啦,忘記報告一件事,今天我在XXXX沙龍打工的時候,看到兩個男人好曖昧喔,一個在幫另外一個打領帶,這麼曖昧的事竟然在大庭廣眾下做,世界大同啦!!!!”
―――――――――――――――――――
蕭洋只是被安排在公司做倉庫管理員,當初他擠破腦袋結果面試官沒甩他,讓他填了張表格就打發回去了。結果可憐的蕭洋在倉庫裡做邊擔任倉庫管理員邊做安全顧問,幸好倉庫裡的電腦還是最新型號的,蕭洋覬覦了許久,就是沒錢去買,蕭洋扒著電腦不肯放手,索性把管理辦公室當成自己的家,天天在裡面玩駭客攻防戰,玩的不亦樂乎,之前還吵嚷著OTAKU生活的離去,現在則完全迷戀地將公司放在首位。
“Aaron( ̄﹏ ̄)”
“你還在倉庫?”
“我肚子好難過>﹏<”
“嗯?怎麼難過?”
“很痛::>_<::”
“飯吃了沒?”
“沒有(*@︿@*),痛死我了”
“等我下來”
耿明威打開抽屜取出胃藥,來到處於地下一層的倉庫,倉庫辦公室被蕭洋徹底變成了自家,堆得到處是電腦不說,連他家的破架子和床也都搬了過來。耿明威歎氣直搖頭,蕭洋是個完全的生活白癡,真不知道他是怎麽活到這麽大的。扶起蕭洋趴在鍵盤上的身體:“去吃飯”
  “可是我肚子痛”蕭洋有氣無力地說。
  “飲食不規律,不痛才怪了?”耿明威拎起蕭洋去吃飯。
  蕭洋像只病貓樣閉著眼睛任由耿明威帶領,肚子痛一點都不好過,下次再也不想肚子痛了。
  耿明威驅車來到餐廳,蕭洋睜開眼看到是這麽豪華的餐廳,直吞口水,數著自己的錢包,這地方絕對吃窮他。
  耿明威早猜到蕭洋腦子裡會想些什麽:“我請,快走”。
  蕭洋腦子裡計算著這個月幾乎每一頓都是耿明威在請客,而且吃得一家比一家貴,耿明威到時候會不會來個一次性叫他付清阿?突然又一道聲音沖出腦子:“蕭洋,你怎麽能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心理交戰中蕭洋已走進餐廳坐定。
  “耿先生,請問要些什麽”服務生微笑著為耿明威打開菜單。
  就按之前的速食食譜就行了。
  “好的,耿先生,請稍等”服務生推開。
  蕭洋在這樣的環境中顯得局促不安,到底還是不自然。
  “你頭髮又要修剪了”耿明威舉起杯子喝了口茶。
  蕭洋反射性的用手蓋住頭髮:“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與耿明威相處的時間長了,蕭洋說話比以前多了份中氣,膽子也比以前大了不少。
  飯菜很快就上來了,由於蕭洋胃痛的關係,速食類不用花很多時間去煮,能讓蕭洋馬上吃到。
  飯後耿明威向服務員要了杯白開水,取出胃藥,讓蕭洋服下。
  “現在還痛嗎?”耿明威關心的問。
  蕭洋搖頭:“沒之前痛了。”
  “回家吧”耿明威欲開車送蕭洋回去。
  “我要去公司”蕭洋抗議。
  耿明威直接回絕蕭洋“不行”。
  “我家裡沒床了,我要回公司”蕭洋耍賴,蕭洋知道這招很管用,耿明威基本上都會答應。
  “沒床是嗎?行,回我家”耿明威邪笑。
  “啊?有床有床,我回家”蕭洋心裡立刻泛起危機意識,耿明威笑得很可怕。

  “你剛剛說了沒床了,回我家”耿明威踩下油門,車直開向他家。
  蕭洋小心翼翼的進入耿明威的家門,怕是有詐,走路躡手躡腳。
  耿明威打開燈:“你以為做賊啊,坐”,走到衣櫥前,拿出兩套換洗衣物:“這套新的給你,去洗澡!”
  蕭洋在沙發上坐的很不安穩,一聽要洗澡,腦子裡開始胡思亂想:“啊!!洗澡……”
  “難道你是希望我幫你洗?”耿明威走到蕭洋跟前,壞壞的看著他。
  “不…..不,我自己來”蕭洋急忙拿起衣物跌衝衝地跑進洗浴室。
  
耿明威打開電視,腦子裡贈想著蕭洋的事,自己也搞不明白怎麽會喜歡那麽糟糕的家夥,當意識到自己喜歡他時簡直是驚天霹靂,那個身材臉蛋全都不行外加還是個男人的超衰家夥竟然是自己喜歡的物件,耿明威為此精神萎靡好幾天,現在則完全想通也接受了,這種事情沒辦法說清楚,總之能看到他就很爽了,問題是那個白癡完全沒有自覺,一點都不懂他的意思,耿明威一直為此感到煩惱。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蕭洋進浴室已經一個小時,「不會在裡面暈了吧」,耿明威一腳踢開浴室門,看見蕭洋躺在浴缸裡,腦袋一半浸在水裡,水上還規律性地冒起小泡泡,耿明威心算是懸了下來,被蕭洋嚇得不輕,沒好氣把蕭洋抱出浴缸,取過毛巾粗魯的擦起身體。
  蕭洋覺得身上被摩得癢癢的,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超帥大臉在眼前晃動,蕭洋對耿明威的臉很沒抵抗力,尤其是靠的越近方寸越亂。蕭洋大氣不敢出一口,讓耿明威幫他服務。
  毛巾從身上移到大腿上,蕭洋覺得有點不太對勁,似乎小腹下有股異樣的氣流在流動。
  蕭洋不可置信的看著下身的反應,小弟弟站起來了。
  耿明威當然也注意到了,故意在蕭洋的小腹周圍與大腿處徘徊,輕輕擦拭。
  蕭洋輕哼出聲:“嗯……”本沒血色的臉龐也染上紅暈。
  “真敏感,這樣就勃起了”耿明威壞心地挑逗蕭洋的身體。
  “不要亂摸,我自己擦……”蕭洋掙扎著想起來,卻被耿明威按倒。
  “不行,你要負責”耿明威俯身靠近蕭洋,在他耳邊輕聲說,同時引導蕭洋的雙手探向自己的小腹處:“我也起來了。”
  “哈…..”蕭洋深吸氣,腦筋亂成一片。
  “你說怎麽辦”耿明威上下齊手。
  “這樣不行……”蕭洋不知哪來的力氣,頂開了耿明威,往浴室外跑。
  耿明威反應敏捷,立刻起身跟了上去,蕭洋裸著身體逃跑,耿明威利用自己的優勢撲向蕭洋,安全倒在床上。
  耿明威眼睛笑得眯成一跳線,在蕭洋看來非常淫猥。
  “再逃啊?”
  蕭洋趴在床上背上壓著耿明威,只能不停的用屁股躬阿躬。
  耿明威的重點部位不停的被蕭洋的屁股騷擾:“再頂的話,後果自己負責…….”溫熱的氣息噴於蕭洋的頸項,理性在崩潰的邊緣,蕭洋的極力抵抗,耿明威的極力忍耐……..俗話說男人不能衝動,一衝動就會用下半身來思考問題,室內被ym的氣氛籠罩…..肉體撞擊聲與呻吟聲不絕於耳
  -------------------------------------------------
  “屁股痛死啦”蕭洋慘白了一張臉在床上不停重複這句話。
  耿明威聽得心裡又是心煩又是後悔,真的上了,感覺不錯,可是這家夥實在太煩了,跟他鬧了一個上午。
  “我給你擦藥”耿明威第20次拿出藥油要給蕭洋擦。
  “我不要……屁股痛”
  “自己擦”
  “不要……我全身都痛…….”
  “SHIT,那你到底想怎麽樣”耿明威發彪。
  “我要打電腦,打了我就不痛了”蕭洋趴在床上堅決無賴到底。
  “昨天筆記本沒拿回家”
  “去拿去拿…….我屁股痛”蕭洋嗥叫體現他的痛。
  “再煩,再煩我就繼續幹你,反正也是痛,乾脆讓你一次痛個夠”耿明威趨身逼近蕭洋,表情極其曖昧。
  “我要擦藥…….”蕭洋將眼睛轉向耿明威手中拿藥膏。
  “我給你擦”
  “我自己擦…….”蕭洋臉漲紅。
  “都是我的人了,害羞什麽”耿明拉開被子,擠出藥膏。
  “輕一點喔………”蕭洋妥協地趴在床上任耿明威宰割。
  --------------------------------------------------------
  XX年XX月24日AM 11:42分 Black O:
  “<( ̄︶ ̄)>YOHO,同志們,我來了,現在Aaron對我很好喔,Aaron真是個好人,不過他老說我是他的人,可是我們都是男人啊,不能結婚的哎(= 0 =)y”
  
XX年XX月24日AM 11:44分 回復者AiYA:
  “什麽什麽?你們已經…..真的已經做過了嗎??ㄟ(!◇!)ㄏ,感覺好不好!!說點感想啊,不能結婚沒有關係的,性別不是問題,最主要你們是相愛的,是相愛的!□!○,AiYA已經激動到不行了,暈倒~~~”
  
XX年XX月24日AM 11:48分 回復者Black O:
  “相愛!?( ̄▽ ̄)~*”
  
XX年XX月24日AM 11:49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女人,你惡不噁心,BO,你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的就別這麽不切實際了。”
XX年XX月24日AM 11:50分 回復者Black O
  “我有點迷茫啊!▂!”
  
XX年XX月24日AM 11:50分 回復者MajorCloud:
  “兩個男人……BO…….其實兩個男人也沒什麽不可以的,我給你推薦個電腦,上面都是GAY片,你可以參考一下………”
  
XX年XX月24日AM 11:52分 回復者Black O:
  “GAY!?我是GAY嗎?=@~@=”
  
XX年XX月24日AM 11:53分 回復者BeastFlame:
  “其實做GAY沒什麽不好,看來事情已成定局”
  
XX年XX月24日AM 11:54分 回復者MotherLand:
  “真的是GAY……全身發冷,幫不了你,要保重” 8
  
XX年XX月24日AM 11:55分 回復者JoyToy:
  “OH,NO,GAY,My Brother,I Can’t Support,but I well-wishing to you” ‑
 
 XX年XX月24日AM 11:56分 回復者CuteTom:
  “那你喜歡他嗎?覺得是所有男人都行還是只有他行?”
 
 XX年XX月24日AM 11:58分 回復者Black O:
  “我喜歡他,他對我真的很好,我只有對他是這樣的`(+﹏+)′”
 
 XX年XX月24日AM 11:59分 回復者AiYA:
 “沒……沒錯了,BO,恭喜你,AiYA憑著多年的經驗可以告訴你,你是愛他,他也是 愛你的~~~///(^v^)\~~~興奮,BO是小攻還是小受?”
  
XX年XX月25日AM 00:00分 回復者Black O:
   “小攻!?小受!?”
  
XX年XX月25日AM 00:00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女人,適可而止吧,BO,是男人的就別做夢了,利用他,玩死他,再拿出來鞭屍, 這才是你要做的”
 XX年XX月25日AM 00:02分 回復者AiYA:
  “你這個喜歡虐心+虐身的男人,等著自己變成那樣吧,看到人家幸福你就嫉妒,真是沒有男人風度”
 XX年XX月25日AM 00:04分 回復者Client Chicken:
 “我不跟你爭,我讓你……..”
 
  XX年XX月25日AM 00:05分 回復者Ruking:
  “GAY,純在電腦前支援你…….”
 
 XX年XX月25日AM 00:06分 回復者MQ:
 “BO(彪淚),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總之有人要你了,我這個做兄弟的安心了”
 
 XX年XX月25日AM 00:07分 回復者Black O:
“我……我都還沒習慣呢…….. ⊙﹏⊙‖│°”
------------------------------------------------------

“你在看什麽?”耿明威擦著頭髮從浴室裡走出來。
  “沒什麽……..”蕭洋快速把電腦和上。
  “別藏了,我看見了,一個BBS”耿明威坐在身邊繞過蕭洋的肩膀重新打開筆記本。
  “別看……沒什麽”蕭洋用雙手擋住螢幕。
  耿明威移開蕭洋的的雙手,流覽螢幕內的內容:“沒想到支持的人還挺多的嘛”。
  “沒有…….沒有…….”蕭洋也不知在沒有點什麽。
  “給你個機會讓你說,要不要當我的人”
  “讓我考慮考慮呀………”蕭洋著急。
  “還要考慮?那我不是很跌價?我看算了,我不要你了”耿明威說到做到離開了蕭洋。
  蕭洋急忙抓住耿明威:“不要走哎…….我做就是了,不要走喔!”
  “好啊,我不走,不過我的心靈受到創傷了………..”耿明威聲音略帶嘶啞吻住蕭洋,卷過每一塊蜜地直以呼吸困難才不情願的放開嘴唇。手伸進蕭洋的衣服內輕觸皮膚:“用身體好好安慰我吧”。
  駭客BO與董事長耿目前達成了共識,不過人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未來他們還要面對很多事情,那是感情路上必經的過程,還得靠他們自己走過每一道坎坷,希望他們能白頭偕老。

題目 : BL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最新文章
Katekyo
類別
ウェブカレ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最新留言
FC2計數器
骸大人...
Claymore
クレイモア【CLAYMORE】~銀眼の魔女~バナー01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骸様検定!
国産小麦シリーズ
ClustrMap
在線
自我介紹

takaya

Author:takaya
New blog: FC2
Old blog: Yahoo Blog

RSS連結
連結